白长空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看见的越多,越知道希望渺茫。
可是即使知道前面是火,会烧干净你的青春、你的灵魂,不也还会往上扑吗?

我的很多好朋友也会把自己不开心的事用一种大家都能接受的方式发出来,然后能够给予帮助的自然会伸出援助之手,所以您无比强势的发泄式的朋友圈实在让旁观者无从帮助。于是剩下的只有您无尽的怨气,可是这些又能改变什么?
显然什么也不能够,总是把一天的时间花在一些很trivial的事情上,是一件很无趣的事呀。
修行亦是修心,这是我的忠告,希望你可以从这样的怪圈里走出来,时常自警,莫要自误。
当你拥有至高无上的追求时,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就再也影响不了你了。

为我一挥手
看墨染江山

百年老厂鸵鸟,推出了一款高质量的原创国货彩墨

种……种草

LOFTER手帐文具发展办公室:

鸢茶:



大家好,我是鸢茶,一个以钢笔彩墨为主的文具控。




今天可能要开个地图炮,希望大家不要对我路人转黑……




对于大多数国产彩墨,我一直是抱着拒绝的态度的。曾经也买过坛水,的确便宜大碗颜色好看,但“坛水长蘑菇”这个梗让我从来不敢把它用在钢笔上——原因无它,怕毁笔。




自调的墨我更是从来没买过——玩彩墨,或多或少会沾在手上,而没有经过专业质量检测的墨水,我并不确定它的成份是否有害,会不会腐蚀皮肤。




其实就连很多耳熟能详的品牌,都会出现一些化学性的问题。比如说戴阿米的Hauasu Turquoise这个色,放在赛璐璐材质的钢笔里会染尖;还比如阿帕奇晚霞这个网红色,你能信它的四个批次能出现五六种颜色么?——部分批次写出来的字,放置久了后还会变成“s黄色”。




这些还是专业的墨水生产厂做出来的墨。




而自调……




反正我不敢买。








直到今年夏初,我得知,鸵鸟厂出了一款彩墨。




鸵鸟厂——即天津墨水厂——是中国的百年老厂,正儿八经的民族品牌,相信很多人小时候都用过鸵鸟出的墨水。




而这个百年老厂,自主研发了一款彩墨,也通过了质量安全的检测。没有任何的抄袭成分,完完全全的纯原创。




这款墨水也抛开了“x水”、“x墨”这种名字,抛开了50ml一大瓶这种用不完的量。一盒12瓶,每瓶15ml,分为金粉和非金粉两种,装在一个4x3的漂亮小盒子里,颜色丰富,也不占地儿。








原料是进口染料,天津墨水厂生产和灌装。




很多墨水会起毛、起泡乃至长蘑菇,实际上是真菌落在作祟。正规墨水都会含有抑菌和防腐成分,避免真菌滋生。




为了确保不同颜色尽量一致的流动性,或含有机溶剂,这款墨水有保质期:两年。








这款墨水质量比我想象中要好很多,作为国产墨水,可以说是惊为天人了。




将其两两混色,是下面这个效果。






















上面这些图纯原创,是这款墨水在a4纸上混色、然后扫描的。你别不信,真的有这效果,这还是在a4复印纸上的效果。




我用国誉、记忆女神、罗地亚、巴川纸都试过,效果只会比这个好。




会画画的,还可以把它当成流动性很强的水性水彩颜料来用。下图是用这款墨水画的。








ps画这幅画动用的工具是食堂里的一次性木筷子,没骗你们,真的是那种筷子。








但它取的名儿的确有点一言难尽……叫花之物语。




——也没有那么难听,对吧?




不过真正看每一瓶的名字……嗯……春桃、玫瑰、仙人掌……




……还是很一言难尽啊。




所以,我给它每瓶都换了个名字(。)








下面是每一瓶的试色。




认真说:这些图都是纯原创的,你们看厂家取的那些名字,就知道他们拍不出这种图了(……)




[非金粉试色]


































[金粉试色]































唐橘、青空、远山黛这三个色有sheen。




青空的sheen最特别,是绿色的,只有肉眼能看出来,非常美丽。




远山黛是我最喜欢的颜色,灌在钢笔里写字特特特好看,谁写谁知道。ps我个人觉得这个色是斯莱特林绿。




桔梗是第二喜欢的,紫调里隐没着蓝色,神秘而又温柔。




唐橘是非常中国风的大气橘调,故起了这个名字。




暮堇这个颜色,涂得浅和淡能呈现出整整四种层次感,也就是四种不同的颜色来。




草木和郁金这两个色,我自动把它们对应了格瑞和金。很像的,真的!(ps这俩是《凹凸世界》这部国漫里的角色,也是良心国漫)








最后是惯例的硬广时间:




云停的老板娘定了一批花之物语回来,数量不多,可以买单瓶。




链接在底下:




非金粉花之物语点这里




金粉花之物语点这里




大厂出品,一套12瓶,66r带包装,这个价格打灯笼也找不着吧…








以及彩墨/钢笔/手账/胶带交流群:585342740。欢迎大家来玩~



“第281组对照试验准备,脑电图记录开始。”
我突然睁开的眼睛,在实验室明亮日光灯下有些难以适应。梦中导师的指令还让我有些难以平静,最近几天我常常从梦中惊醒,每天不足3小时的睡眠却没有让我感到丝毫的疲惫,用导师的话来说,我们的项目是人类文明持续高速发展的唯一希望。我在这个项目组从一名博士生历经7年成为一个副组长,可以说是亲眼看着我们的梦想一步步变成现实的。
我还能记得7年前我才成为博士时,整个脑科学界被一个实验的失败笼罩在浓密的乌云之下,透过乌云的,便是“心流”项目带来的的一丝微光。
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飞速增长的“知识”逐渐成为了人类的负担,一个普通人从5岁接受教育开始,直到30岁仍然难以学完某一个领域的知识,新的发现和理论越来越少,社会发展开始陷入停滞。整个文明的希望都聚焦在了代号“文明之桥”的脑科学实验上。只有通过类生物纤维的快速知识传输,我们的文明才有继续进步的希望,而“文明之桥”就是一座在已知知识数据与人类大脑之间的一个桥梁,能随意快速地在大脑内写入或者删除数据。不幸的是,“文明之桥”历经数十年理论研究,数以千计全世界最顶尖的神经科学专家的全力以赴,最后还是以被试者脑细胞大量死亡为结局而宣告破产。就在整个学界充斥着绝望情绪的时候,我的导师提出了新的计划——心流。
早在数千年前,类似“心流”的现象就已经被人类所发现,古代东方的修禅者们试图在修行中达到“物我两忘”的境界,后来心理学家齐克森●米哈里将这一种极致投入并且抗拒打断的心理状态称之为“心流”。几百年以来,随着对“心流”研究的深入,人们渐渐发现,大脑在心流状态下的学习能力能数倍于平常。
“通过对大脑某些功能的抑制,我们能轻易进入心流状态之中,用数倍于平常的效率来工作,学习,创作,这是我们的文明恢复快速发展的唯一契机。”我的导师来到我们学校演讲时的话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她做我的博士生导师。
随着项目的深入,我渐渐发现导师的过人之处,她在工作时总是能够心无旁骛,极少的睡眠时间却从来无法阻碍她无比活跃的思维,平时总是微笑待人的她却在工作被人打断时将师兄们骂得狗血淋头。“或许也只有这样的大脑,才造就了现代神经科学第一人”每每想起导师,我总这样自言自语。
虽然是无神论者,我们却坚信上帝是公平的,这一信条的实验事实就是当我们强化大脑某一个方面时,必然会有其它的方面被弱化。这一年以来,我们终于通过抑制恒河猴大脑的某些区域的活跃,实现了它们学习能力的成倍增长。这与我们的目标已经接近,相信不会再过多久,我们便能够在人脑上实现主动的心流状态。
“第281组对照试验准备,脑电图记录开始。”
随着导师的命令,我在面前的控制台中输入一道道指令,相应药物开始注射。大厅上方屏幕里那个色彩斑斓的大脑图案开始渐渐变蓝,仿佛开始冷却的灼热金属。
“反应,记忆,学习项目测试开始。”导师的语气渐渐开始兴奋。
厚厚的玻璃墙壁后面的恒河猴开始测试,它和我的眼睛在不经意间对视,冷汗从我的脊背渗出。
“反应指数46,记忆指数9,学习指数12。”随着师妹用颤抖的声音报告实验数据,整个实验室沸腾了。我与一旁的导师拥抱在一起,这组数据意味着什么,对于作为在导师项目组里工作时间最长的我来说再清楚不过了,这意味着一只猴子拥有人类1/46的反应时间,9倍的记忆力……
由“智力壁垒”带来世界性的公平很快就会被我们打破。几十年来,由于“智力壁垒”,各个国家综合国力趋同,人类文明持续上千年的“智力产出带来的生产力革命进一步促进智力产出”的发展模式陷入了停滞。日复一日的学习让社会日益乏味,世界各国强弱差距的减小让野心家们惶恐不安。
“文明之桥”和“心流”二者能带来什么样的变革,野心家们都心知肚明,神经科学技术的突破不亚于几百年前原子能武器的出现,都让人为之疯狂。
“无法解除心流状态!”一个师兄开始喊道。
喧闹的实验室瞬间安静下来。
“让它静默吧。”导师没有丝毫犹豫,每个人都清楚一个非人类超智慧生物对人类地位威胁。一阵白雾充斥着玻璃房间,这是大量麻醉气体灌入其中的现象。我在模模糊糊间看见它的眼神越来越明亮……

主动心流技术从实验成功到开始使用几乎没有经过丝毫阻碍,渴望获得超人的工作效率的科学家,政客们毫不犹豫得选择进入心流状态。但我必须承认,我们甚至都没有弄清怎样去停止这样一种状态,但似乎也没有终止心流的理由——在那样一种完全投入的状态下,每个人每时每刻都有一种巨大的成就感,那是我们每个人与生俱来的,好奇心得到满足的愉悦,亦或者是极度充实的满足感。
主动心流技术并没有像核武器那样,被极少数的人所掌握。它更像是一种改造人类的能力,使所有的人工作效率翻倍,无论是社会顶层的决策者,还是科学家,艺术工作者都无法抗拒这种美妙的感觉。在极度发达的今天,所有的服务行业和体力劳动早已被机器所取代,我们每一个人生命的意义便是深入地思考和学习,因此,心流的全民化似乎指日可待。
作为项目的科学家之一,我荣幸地继志愿者,政要们,之后成为了第三批享受这项技术的人。我带着浓浓地自豪,在倒计时中,在稍有些刺眼的日光灯下,进入了心流……

……
“那么先生,以他们无比超前的文明水平又是如何失去踪迹的呢?”一个记者疑惑的问道。
“这个问题非常好,也就是这次发布会的重点。”一个毛发灰白的“人”坐在大厅的最前方“我们在80年前就发现了这个星系的文明迹象,但是经过我们几十年来的努力探测,却发现这个超过我们科技文明水平的信号源,是没有生命的,换句话说,这不是一个活着的文明,这是一个遗迹!”讲话的“人”环顾8四周,鸦雀无声“而这次我们的新发现是——他们消失于极度老龄化。也就是说在一段时期内,他们的出生率锐减到了几乎为零。”会场一片哗然。显然这样的灭绝方式对于一个极度发达的文明来说是难以理解的。
“他们曾经通过恒星作为发射源,在以恒星系为单位的空间尺度内传播过携带文明信息的电磁波信号,通过对他们语言系统的研究,我们发现似乎他们通过抑制脑中枢某些功能区实现了对大脑潜能的深度挖掘。由此实现了文明的极高速发展。”
“那么我们也能够参考这样的办法吗?”另一个记者提问。
“或许不能,因为进一步的研究发现,他们在进入这个叫做‘心流’的状态之中以后有一个相当严重并且有遗传倾向的副作用。”他停顿了一下,“自我封闭和情感障碍。”

2017.08.18
白长空

凌晨四点的合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