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长空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不想太匆匆走过石榴园金黄色的小路,
叨扰枝头嬉戏的鸟,
和树下长椅上倦眼低垂的老人。

愿笔墨为伴

滇越铁路
所剩无几的米轨